聯晟法網|債清首頁|法律諮詢
協商程序之適用仍有疑義
  應注意者,為96年1月1日之後,自行與個別銀行進行協商者,其所完成之協商並非本條例所規定之集體協商,其性質僅屬債務人與個別債權銀行間之訴訟外和解,並不具備本條例第151條所規定之協商效力。因此債務人於96年1月1日之後,與個別債權銀行完成此種協商者,若欲聲請更生或清算,仍然必須先依照本條例之規定進行協商程序,待協商不成立或法定期間經過而尚未開始或完成協商,方能向法院聲請更生或清算。至於債務人可否在97年4月11日本條例施行前,即依照本條例規定以書面向最大債權金融機構提出協商之請求,該協商是否具有本條例所指協商之效力?依司法院近期之解釋,似認為在本條例尚未施行前,若債務人依照本條例向最大債權金融機構提出協商之請求,而最大債權金融機構亦接受申請並完成集體協商者,應具有本條例所指協商之效力。若協商不成立或法定期間經過而尚未開始或完成協商者,債務人亦可向法院聲請更生或清算。
  另外,本條例所規定之協商前置程序,乃是由最大債權銀行邀集全體債權人進行協商,亦即不論債權人為私人或金融機構,均應一併進行協商程序,唯此協商程序並不具強制力,亦即非金融機構之債權人若不願意進行協商,則無法達成全體債權人之合意。如此一來,縱使大部分債權人與債務人間達成協商合意,若未參與協商之非金融機構債權人向債務人主張清償或進行強制執行,導致債務人無法依照協商條件還款者,亦將造成債務人無法履行協商方案。債務人因非參與協商之債權人行使債權致無法履行協商方案者,解釋上應屬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因此最終債務人仍將透過更生或清算程序進行債務清理,如此則盡失債務協商前置之意義,徒增債務人之困擾與負擔。按債務人愈晚進入債務清理程序,其所負擔之利息與違約金債務即越高,本條例將此種協商無法履行之不利益全歸於債務人承擔,至為不公。另亦有學者認為此項規定係對金融機構消費者之歧視條款,是否有違憲之虞,非無深究餘地。
  另查,就外國立法例觀之,雖德國、奧地利及法國之立法例均設有協商前置程序,唯其中只有法國將訴訟外或法院外協商前置制度法制化,由政府機關、銀行公會、消費者團體組成「過剩債務狀態審查委員會」進行協商前置程序,由於有完整之規範,因此有不錯之調解成效 。然我國之協商前置程序乃完全委由銀行為之,並無任何政府機關或消費者團體介入,亦非於法院內進行協商,如此則如何能達到公平協商之成效,殊值商榷。
Copyright©2008 龍晟商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